就丟些小文
最近主要是全職吧~

[葉修中心]英雄短歌-周澤楷

是CWT37的突發本,正篇會全部放出

讀前提醒--不能接受者誤入,免得被雷死

※. 葉修死亡描寫有,而且非常多

※.古裝架空,但古裝筆感不足

※.黑陶軒跟劉皓,抱歉真找不到誰能當壞人

※.葉修中心,刷較多的為周葉跟韓葉,不過CP味非常淡

※.正篇BE注意!!

※.OOC無法避免

都能接受就繼續看下去吧...拜託輕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周澤楷

 

  嘉世的城牆陰鬱灰暗,就跟現在的天空相互照應,他想起剛剛進去的的人,他就覺得十分悲傷,自己沒有跟進去,因為知道最後這段路,沒人可以陪他走,只能靠他自己獨自走完。

  從他在山谷意外地撿到了前輩,本來毫無關係的兩人,在那時候有了交集……

 

  兩年前,自己入了輪迴教,因為天資優異,就算不善言詞,也馬上就被選為下一任教主,但當時的自己覺得還不夠資格,生命中好像還少些什麼,所以向現任教主請求去遊歷這世界,增廣見聞,等覺得自己夠資格了在接下教主的位置,於是騎上馬開始漂泊的旅途。

  而當自己沿著河流往上走,走道一個山谷旁,當時自己正抬頭感嘆上天的鬼斧神神功時,突然馬一個踉蹌像是被驚嚇到一樣慌亂不止,原來是一隻手從湖中伸出來拽住馬的腳,我趕緊下來察看。

  是一個人,應該是從前面被河水沖了過來,拉上岸後發現他全身是傷。

  難道是從山谷摔落的人嗎?不對!不只是這樣,除了碰撞傷之前還有很多的刀傷,應該是被人追殺後摔落山谷之中。

  摸上他的手腕,還有微弱的脈搏,但是脈象十分凌亂,看來還可能還有中毒的跡象。我趕緊把他拉上馬,往不遠處的城鎮奔去,雖然不知道他是何人,但是如果都遭遇到這樣的險境還沒死,代表他的命不該絕,上天一定還有未完成的任務要給他,也許從中自己也能夠領悟到什麼。

 

  「我能做的都做了,他能不能撐下去,就要看老天的意思和他自己意志了。」大夫看完他的情況後出來這麼說。

  「謝……」

  「還有呀,他身上的毒我也無法解,只能稍稍壓制住,不致命,但對他的折磨將不會停止,要解只能另請高人了。」

  「唉…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嚴重之人,身中數百刀,刀刀見骨,到底有多大仇恨才會如此。」大夫搖搖頭,離去。

  三天就這麼過去了,一動也不動,要是脈搏還在跳動都還以為他死了。幫他換藥時發現他的身上除了新傷之外,還遍布了許多的舊傷,自己也是習武之人受傷難免,但像他這樣密布還真的少見。雖說如此,他全身上下就一個地方沒有傷痕,那就是他的手,周澤楷覺得自己這輩子沒有看過如此完美的手,纖細、骨節分明,真的是增一分太肥,少一分太瘦,雖說如此卻又不像女人的手那般的柔弱,指尖內還能感受到它的力道,掌心處還能摸到厚繭,一看就是長年習武之人,依繭的位置大概是拿長槍之類的武器。就這樣一點一點希望能夠拼出那個人的全貌。

  第四天那個人突然發起高燒,大概是傷口發炎跟毒性一起上來,身體受不住,我上前用水幫他降低溫度,本來毫無動靜的他喃喃自語了起來,看來像是在說夢話。

  他念了一堆的名字,大部分自己根本都沒聽過,但在之中參雜一些自己知曉的人,像是藍宇寺的領導人喻文州、師出同門的劍聖的黃少天、微草幫幫主王杰希、武林知名的雙人搭檔百花撩亂中的孫哲平跟張佳樂,甚至連霸圖國王韓文清都在裡面,這些都是當今武林響叮噹的人物。

  而最後的兩個名字,一個是嘉世女將蘇沐橙跟他從未聽過的人—蘇沐秋,從字來看蘇沐秋跟蘇沐橙一定有很親近的關係。

  而他們這些人又跟這個人有什麼關係呢?沒什麼線索自己也無從推敲起,或許等他清醒一切就會明朗。

 

  睜開眼,昨天還在高燒的人,已經不再床上,應該是昨天我睡著時他醒了過來,正當以為那個人清醒後偷偷離開時,背後有跟聲音。

  「喔,你醒了呀。」他的語氣好像是我才是那個昏迷很久的人。

  「來吃饅頭吧,哥起來時快要餓死了,就從你口袋裏掏幾塊銀子買點食物吃,別介意呀!」手上拿著兩粒饅頭,說的理所當然。

  「……」他知道自己是個傷患嗎?

  不知道該如何反應,只能接過他的饅頭默默地啃了起來。

  「對了,小哥該如何稱呼?」他看我不說話就先開口。

  「周澤楷……」

  「原來是來自輪迴的呀,是最近很有名的下任教主吧?」

  「是……」

  「小周呀,你還真的是跟傳聞中一樣一字千金耶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我還沒自我介紹喔,我叫葉修,不過你可能比較熟悉我的另一個名字—葉秋。」

  我的饅頭掉到地上了。

  「小周,你還嫩點,這點小事就能把你嚇成這樣,以後怎麼成大事呀。」他彎下腰把地上的饅頭撿起,把上面的塵土拍掉後就吃了起來

  怎麼想也無法把面前的人跟鬥神葉秋聯想在一起,在戰場上如神一般的男人,竟然是如此的……平易近人?

 「前輩……山谷……重傷?」

  「嗯,沒什麼,不過就是當今皇上容不下罷了。」一件如此嚴重的事情,從他嘴裡講出來卻如此無所謂。

  那外面謠傳的葉秋叛逃,現在葉秋又重傷,這其中大概沒有想像中簡單,雖然自己是武林之人,不太涉入國事之中,但從中也能嗅出不對勁的地方。

  「不公平……」我握緊拳頭。這國家的每個人都知道,嘉世之所以能有如此盛世,都是葉秋在戰場上立下的功勞,而現在卻如此輕易就被捨棄,這世界還有天理嗎?

  「氣什麼呀。我都沒在介意了,你這個帥臉要是氣壞了,我可賠不起你們輪迴呀!」他笑笑。

  就是這種無所謂的態度,讓他覺得十分的不值。

  「別說我的事了,說說你的吧?怎麼好好輪迴不待著跑到這裡來,你們教主不擔心呀?」

  「…旅行。」不知道該如何描述,只好簡單回答。

  「旅行途中還能撿到哥,你這趟旅途值啦!」

  「嗯……」我點點頭,表示贊同。

  這反倒讓前輩說不出話來。

  「小周你別那麼認真,你這樣讓哥我好心虛呀。」

  「那現在你要去哪呢?」前輩突然這樣問,我也茫了,一開始就沒有目的地,只是一直前進,而現在我還是不知道該去哪裡。

  前輩看我低下頭沉默不語。

  「不知道去哪的話,要不要跟我走?我還有一些地方要去,旅途上只有一個人的話實在是太孤單了……」他看著窗外,繼續啃著手中的饅頭。

  「好……」我答應了他的邀約,也須跟著他我能夠看到不一樣的景色。

  「那小周,哥的食衣住行就靠你了呀!」前輩笑的一臉燦爛,這讓我不禁覺得自己可能被人坑了。

  就這樣我們的旅行就開始了。

  第一站,前輩說他的武器弄丟了,要去借武器,但只要在中原大家都知道鬥神葉秋手拿卻邪爭天下,怎麼會輕易遺失呢,這點我是心知肚明的,只是不願戳破。

  就這樣前輩領著我到了一個偏遠的地方,那裡佇立著一棟房子,感覺很久沒人居住,旁邊立了一株櫻花樹,現在櫻花正開的璀璨。

  「好久沒回來了。」前輩看著這景象感嘆。

  他走向櫻花樹,樹下立著一塊石碑,仔細一看,蘇沐秋的名字就刻在上面。

  前輩單腳跪在前面,額頭輕輕靠在石碑上。

  「兄弟,好久不見了,跟你借個武器用用,別生氣呀。」像是在跟某人對話。

  他挖開石碑前的泥土,下面有一個木盒子,裡面有一把傘,前輩把它拿在手上轉動,我才意識到那把傘的不凡之處,在他的手中傘不再是傘,是矛、是盾又是劍,各式武器都在那把傘中快速切換,讓人目不轉睛。

  「謝了兄弟,所有的事情結束後,我會和沐橙一起回到這裡的。」這時的我還沒從中察覺葉修的意圖。

  離開這裡後我們的旅途繼續進行,葉修到了微草幫找王杰西解了身上的毒,之後又去藍雨寺跟劍聖黃少天借了他的冰雨,當然過程是不太和平,自己也在那時正是見識到他的話嘮。他們幾乎會過了當今江湖上所有高手,最後他們甚至連霸圖宮殿都闖了進去。

  葉修是個瘋狂的人,認識他越久這種感觸越來越深,雖然瘋狂卻很恣意,這讓他不禁想也許比起待在嘉世當他的將軍,他更適合這樣的生活。

  不過跟他走過越多的地方,葉修的計畫像一張張的拼圖慢慢在自己的心中聚集成形,旅途的終點就是嘉世。

  「小周,就在此分別吧。剩下的路我必須自己走。」我跟葉修的旅途在此畫下句點,但葉修的旅程還未結束,之後的路必須葉修他自己一個人走。

  我靠近前輩,一個吻落在前輩的額頭上。

  「祝福……」

  前輩會意後,只是笑笑轉身消逝在嘉世的城門內。

  我知道,他旅途的終點,迎接他的將會是死亡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寫到小周了WWW

終於有比較多葉修的戲份了

真的很喜歡描寫葉修沒下限的部分

我也想撿到葉神啦!!!

蹭一下ALL葉tag

正篇還剩兩篇

下一篇是弟弟葉秋喔!

评论
热度 ( 19 )

© Second ocean | Powered by LOFTER